【祝松/句鹿】海棠公寓up主日常 4(联文)

第一章:http://mokiiyamumajun.lofter.com/post/1d4e3eda_baeba6f

第二章:http://979207282.lofter.com/post/1d3fd25d_bb0545e

第三章:http://maxiudefengtangbing.lofter.com/post/1cb2e9c3_bb1037f


嗯,这章的F4四人的性格和前面的不太一样。

ooc归我。


四人的日常被一封信的到来打破了,最初没有人在意这么小小的一封信,只当是寄错了还找了其中一人特意跑到邮局去问。邮局的人却说,今天并没有往这个地址送的信。邮箱里出现信可能是别...

雨(莫毛)

   part13阵(1)

  莫雨眼底闪过一道光,不着痕迹地环视了四周一眼,被“火”蛇头所占据的位置还开出了另一道路,两道线形成了一个边角。莫雨一边防备着一旁又要准备冲上来的“穆玄英”,踏空连跃几脚躲过了“穆玄英”不知疲惫的攻击,沿着“火”蛇头开启的横直线走到一旁出现的巨石边,同样是一个蛇头形状,仔细一看才发现蛇头同样刻着花纹。看着那个图纹,莫雨心底也有了答案。

  而另一边,穆玄英的手抚在“莫雨”背后,轻轻地拍着。像在安抚暴躁的小孩。“莫雨”的手慢慢松懈,穆玄英发现四周的雾气逐渐稀薄像要开始消散,穆玄英不由一喜,轻拍的手也停下了。“莫雨”静静地看着远处,...

雨(莫毛)

Part12洞内乾坤。

  门里是一个巨大的机关阵,环环相扣以中心为轴转动,轴心之处有一个球形体体身镂空花纹细密更难得是里面还有两个球在转,两球如龙虎般相争你上我下不分胜负。

  一阵白雾浑在空气之中时隐时现,“啪”地一声一块东西掉到了地上,穆玄英低头一看就看到了被分成了几块的石子,镂空的石花球因为光线而使身上的花纹映射在墙壁之上。

  莫雨蹙眉往前跨了一步站在穆玄英前面,不着痕迹地把他护在身后,穆玄英无奈的同时对莫雨的行为有几分不悦,何时莫雨哥哥才能明白我亦能与他同行共度难关?

  白雾很稀薄弥漫在空中使得门内如缥缈仙境,真实亦不真实,机关阵的一环在“嗒”地一...

雨(莫毛)



   第十一章乾坤盒

“哈哈哈,然而临死前,还能拉着你们两个小贼一同葬身于此!也算我并没毁掉曾许下的诺言,此处匿藏之物....哈...哈,看来是...见不着...天日了。”黑影忽然大笑起来,忽然整个人倒在地上不再动弹,穆玄英一惊连忙过去查看,却发现不知何时黑影竟不知何时将短刃刺入腹中,失血而死了。

  “死了?”一把声音从两人身后冒了出来,穆玄英猛然回头发现,小雨带着小毛毛不知何时走了回来,正站在两人的身后,小雨的目光对上了穆玄英的,眼神十分平淡似乎早就预料到会这样一般,让穆玄英感到心惊,除非长久时接触这般事物,不然又是怎样才能...

雨(莫毛)

第十章神秘人

  扬州城依旧被藏在细雨朦胧之中,担忧许久的事终究躲不过,洪水如猛兽将扬州城吞没,扬州大部分城民为了避免洪灾纷纷离开了,剩余的都是年老体弱不便行动的城民,几天时间本热闹非凡的扬州城几乎成了一座空城。

  扬州官府的县官命人,将剩余病弱之人抬离扬州城,却不料洪水汹涌而至,以至余下所有人被洪水所淹没,生死不明。 

  浩气盟内,谢渊紧锁眉头,七星齐聚营中,扬州之事已是众所周知,然,不论朝廷抑或武林中人都对此束手无策,而就在一周前,又多了一条令人震惊之事,浩气盟的穆玄英紧随恶人谷小疯子莫雨之后,成为了第二个离奇失踪的人,无论如何调查都无法获得他的信息...

  第九张潭中之石

  附近的白雾稀薄了许多,莫雨举步前行,一条被薄雾朦胧的笼罩在内的小沟出现眼前,莫雨留意到在小沟附近的白雾,似乎比别的地方都要稀薄许多,莫雨眯了迷眼步伐方向一转,毫不犹豫地顺着小沟的方向前行。

  白雾越来越稀薄,更加落实了莫雨的猜想,一边注意着周围的环境,以防前方有什么不清楚的异物,一边加快了前行的步伐,注意着水流的变化,越是往前水便流动的越是快速,雾也在跟着变化得越来越薄,如同是蛇蜕一般,在最后几段几乎成了一层薄纱。

  就在此时,前行的脚步骤然停止,薄纱之中显露出一个轮廓,慢慢的在向他走来,莫雨眯起双眼,眼前的轮廓慢慢显出...

  第八章雾气

  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的,除了一大片白雾就是一大片的白雾,连前方的路都是模糊的,莫雨冷笑了一声毫不犹豫地往左拐了个弯,脚下却突然踢到了某些东西,弯腰欲拾之时突然伸手,一手捞往地上的东西,往前一迈反手向后劈去。

  “哐当”一声,地上响起了铁器落地的声音,随即一个人倒在了莫雨的脚边,脸上布满了不甘的神情,莫雨皱起了眉,这人是客栈那店小二!

  白雾更加浓郁了,用手挥去挡在眼前的白雾,视线转移到刚刚拾取到的东西上,一个破旧的布娃娃!竟与当年那个十分相像!莫雨神色复杂的看着眼前的布娃娃,暗想怎会在这?

  低叹了一声,收起了布娃...

雨 part7

第七章钟声

圆桌不大,兩人坐在那气氛古怪地很,穆玄英老老实实地坐着,莫雨不出声他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知道莫雨应该是不高兴了,可因什么而不高兴他猜不准,只能一边一个劲地傻傻的盯着莫雨,一边猜想原因。

突然被强烈的视线一直盯着,出于本能在穆玄英的视线瞧过来的瞬间,莫雨便能察觉到,内心的不悦在视线中一点点被抚平,最终化作无奈,傻毛毛这样看着又能想到什么?

壶中茶水已不多了,莫雨放下茶杯无奈地轻叹唇角微翘,旁边的人仍睁着眼睛看着他。

“穆少侠可是看出了什么?”莫雨问。

“……没有……”穆玄英极少会被莫雨称呼为穆少侠,愣了一下便反应过来也没计较什么,老实地摇了摇头。

坐了许久滴水不沾,难免会觉得口干舌...

雨patr6


第六章故人?

什么叫难以置信,什么叫出其不意……这两个成语被用了个透彻。

莫雨瞧着愣在门口的穆玄英,心情大好。

“傻毛毛,你要站在那站到何时?”

“爷,您的酒。”小二将酒摆下便走。

“且慢!”

门被瞬间关上,莫雨的脸上的笑容僵了,脸色沉了下来。

穆玄英拉着小二站在门口,对方震惊地盯着他,突然止不住颤抖起来。

“爷……何……何事?”

“我并非要害你。不过想询问一声,这屋內的是何人?”

或许是因为得了保证,小二松了一口气,见穆玄英指的是这间房里的人,不由疑惑。

“你竟不知道他?”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我的确认识他,还很熟。只是这么一种情况……难道在这的人都必须认识他吗!!?

见穆玄英不出声...

雨part5


第五章异况

“莫要再碰你那魔笛!”

“笛子乃我生计所有物,吹笛不过想识知音之人,何来魔笛之说?”

“啪!” 地一声谢渊站了起来,手重重地拍在桌面上,桌面抖了抖……沒裂成。

看戏的群众也跟着抖了抖,瞧着谢渊的手,心想这人的手疼不疼……

“一派胡言!自从我铺中伙计从西街回来便一直魂不守舍,脸色青白,嘴里一直念叨着“笛子”二字!此物怕是不详!我方才来时,听到你的笛声亦突感不适,若不是你的笛声作祟,怎会如此!”谢渊怒。

王遗风坐在酒馆的桌旁悠闲地喝着茶水,反观谢渊站在那头冒青筋,手边的茶杯被震倒,茶水尽数倒出。

………………

这人一无聊起来只要遇见什么都会觉得十分有趣。

一场普通的吵架,到了谢渊和王...

1 / 3

© 虾子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