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月夜(明唐,剑三,短,完)

渣文笔,莫嫌弃
虽然中秋过了……但这是一篇庆贺中秋的文。
温情向。


“……”
“啊!”
杀人封喉不见血溅半滴,唐烨站在屋顶冷眼看着屋内之人倒在地上。神色迷茫似乎还不懂发生了什么,确认了人已死后唐烨便转身离去了。
八月十五夜薄云缓缓移动,如轻纱般披在了圆月之上,像给美人披衣一般很是美丽。
坐在高高的屋顶之上,唐烨面无表情对着月光自斟自酌,方才还被薄纱披身的圆月此时却露出了原貌,如明镜般洁净而明亮。
“扬州城很是热闹啊。”
“嗯。”
“与我一同去逛逛街市如何?小唐烨。”
“去掉小。”
唐烨皱眉显然对这称呼十分不满,来人轻笑逐渐在夜色中显出了轮廓,一身白衣在夜中尤其显眼双眼被帽兜盖住露出了一张嘴,似笑非笑如同偷腥的猫,两把弯刀挂在身后,各种特征都说明着这是位明教弟子。
肩膀一重一只手搭在了上面,唐烨望着远处繁华的扬州城,肩膀的重量让他真实地感觉到这个人的存在。即使与这人交往了一个多月,却仍觉不真实。明明触手可及却还是害怕……
“你到底喜欢我哪里?萨科。”
这个问题他已经问过不止一次了,但他还是不停不停地在问,萨科也不厌其烦地一次次回答“全部。唐烨,只要是你就好。”
在没有遇到萨科前,唐烨从不知道原来两个男人也可以在一起。萨科……唐烨很早很早便认识了这个人,却在一年前才知道他喜欢自己,不是朋友而是爱人的喜欢。
而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他的?唐烨不知道,但他能感觉到自己在乎这个人,很在乎,没了他就会心疼,看到他跟别人在一起就会伤心,也许是爱上了。
被萨科从身后抱住圈进怀里,扬州城的上空伴随着声音炸开了一个个的烟火,将这个皎月衬托更加洁白美丽。让人过目难忘。
“往日,我在沙漠里看着这月亮,只觉每日相似并无不同,今日看着倒是觉得它变亮了许多。”
“酒喝吗?”唐烨向后靠在萨科身上,头向后仰手将酒壶举到晃了晃,脸上神情温和嘴角挂起了一抹笑。
萨科已经摘下帽兜蓝色的双眼有些委屈地与唐烨对视,撒娇一样对他说道。“我想吃小鱼干~”
举着酒壶的手一顿,唐烨直起身转头好笑地看着,这个大把年纪还在卖萌的人,笑骂道“你这瓜娃!”
面前的男人不语,只是大手向前一捞将唐烨重新圈入怀中,萨科以前从未想过,真有这么一天,唐烨会跟自己在一起,他没有安全感自己又何曾不是……
自己的出身不好,再多功绩也不过是个外门弟子,而唐烨与自己不一样,他虽不是一出生便是唐家人却是被唐老太所收养,作为门内子弟培育成长。
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他如同地狱而来的死神,浑身都沾满了鲜血,手中拿着千机匣就站在那儿,看了看手中的血有些嫌弃地甩了甩。
无意中对视了,只觉疑惑为何一个人的眼神竟能如死水一般,就像面前的不是人而是傀儡,竟觉得有些心疼……之后与他相处下来之后却再也不想离开他了……还好……
“还好……”原来这人是有感情的,还好……捉住了,捉住了就不放开了。还好……他没跑,还在还在……
“嗯?”一时没能反应过来,只觉这人很使劲地抱着自己,唐烨听到他小声的说着话,下意识地接了一声。
“幸好……幸好,唐烨……”
“……瓜娃,你……”
话未完便被堵住了嘴,扬州城中吵闹声庆节声一片,皎月高空而挂,洁白的月色如莹粉如轻纱,撒落一片披在屋顶上两人的身上,似乎在祝福一般。
萨科与唐烨分开,手碰了碰唐烨的面具,获得他同意后便摘了下来,仔仔细细地将唐烨看了个遍。
看得唐烨红了脸想要转头望向别处,却被萨科扳住头,以额头顶着额头,两眼对视,这双眼睛不再空洞却明亮如月,深沉如潭水,一旦陷入便无法自拔。
突然间萨科轻笑着道“真像个新娘。今夜便娶了你罢……如何?娘子。”
“……”
“我喜欢你,唐烨。”
“……”
“你呢?”
唐烨看着他,伸手环住他的脖子亲蜓点水般亲了亲萨科的唇,笑着柔声应道“我也是。谢谢……”
谢谢上天让我遇到了你,谢谢你……找到了我。
八月十五中秋夜,扬州城内一片繁华喧闹,某个角落中却有一对人儿互诉着爱意,度过了彼此在一起后的第一个中秋。
此时此刻守此月望此灯,虽道不同却愿与其殊途同归。
此生相守,永不分离!

END

评论
热度(3)

© 虾子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