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吹燈


“咔,吱~啦……”
木門被推開了,只見屋內的人正举著酒壶往杯中傾酒,酒水如同細水般從瓶口緩緩流出,比起倒酒更像是有技術性的表演。
“莫雨哥哥怎还不休息?明日不是要早起赶路?”
只听见推門入門的人放轻了聲音,低声询问屋中之人,许久才听见另一把声音慵懶地應道。
“不急,早些時候得了一壶好酒,毛毛可愿陪哥哥饮几杯?”
“自是可以,只是我不太懂酒,恐怕吃了好酒也尝不出其中的韵味。”
“不過是饮几杯,並不评论酒的好坏,來,坐過來,站的那般遠做什麼?難道還怕我吃了你不成?”
莫雨盯著仍站在门边上的穆玄英,晃了晃手裡的酒壶故作不悦。穆玄英耳根子软,人善良凡事用以正義為先,总是希望凡事能做到无愧于江湖无愧于心。
然而……对于防人之心不可无的这种基本的戒备卻总差那么一点。
连忙摆了摆手,穆玄英几步走到莫雨面前的圆桌旁坐下,莫雨将倒好酒的小杯推到穆玄英面前趁机捏了一下穆玄英的脸,穆玄英被酒所吸引了并没有多加理会莫雨的行为,拿起杯子啜了一小口,香醇浓厚的酒味在口中散开酒香如一缕青烟在口中久久不散。
“真是好酒,若是让司空叔叔尝了定会喜欢。莫雨哥哥从何处来这般好酒?”
莫雨压下心中的不满嗤笑道:“不过是路遇一卖酒老翁。”
一听这语气穆玄英暗道不妙,连忙思索着如何转移话题。
“方……方才我进来之时瞧见了夜空中的明月,今夜圆的很竟快接近中秋夜时那般了。”
这种蹩足的话题转移方式,再加上穆玄英那些自小只要不知所措时便会有的小动作,让莫雨缓了心中的不满带上了浅笑。
“离仲秋还远着,难不成傻毛毛已经开始念着月饼了?”
“月饼自是念的,有蛋黄的饼最是好吃,还记得小时候每到仲秋,那些城里的人们便弄来了祭品对月而拜,字谜、灯笼、糖人还有伶人唱曲好玩的緊,当时,莫雨哥哥将身上的盘缠凑了凑才勉強换得了一个蛋黄月饼,全当是简陋的应节了……”
莫雨安靜地聆听着,將手中的一小杯酒一饮而尽后,對著穆玄英做出了一個噤声的動作。
外頭的风“呼呼”做响,打在门板上发出“啪啦啪啦”的响声,忽然一阵大风推開了木門將灯盏中的灯火吹灭,屋內只余一片寂静。
“奇怪,方才明明听见有声從此房传出。”
“定是你听錯了,这间房已许久未曾有過人入住了。”
兩名女子疑惑的查看著房屋四周,屋內並無一人房中雖乾淨卻沒有一丝人住過的痕迹,而圆桌上卻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壺酒與兩只滿上了酒的小杯。



ps:感覺自己還是比較適合古文或者逗比向的,寫起來比較順手啊,寫了短的之後就覺得,還是短的有趣……反而不想動長的了……

评论(2)
热度(12)

© 虾子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