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信(上)




今日,穆玄英收到了一封由莫雨寄來的信件,上面卻只写了“致毛毛”三個字,除此以外什麼都沒有,穆玄英將手中的信件反复查看,卻看不出其中有何玄机。
“莫雨哥哥是想說什麼?”

三天后,莫雨收到來自穆玄英的回信,莫雨坐在案桌前拆开了信件,灰灰飞到了莫雨的肩上小脑袋刚凑过去便被莫雨一手拍开。

灰灰不忿地飞到一旁大叫:“小气!小气!”

“闭嘴!”莫雨对它大喝一声,不等它反应过来便自顾自地看起了信,不再理会又开始不安分的灰灰。

“致雨哥,可是出了什么事?若是书信传达不便,亦可相约一处详谈。穆玄英”

真是傻毛毛,莫雨失笑,不过是一封简单问候的书信,只是能约在一处相见倒是应了他的心思。

不知那突破天际的马尾是否又长了些,小时候那头毛理起来就很麻烦,没想到如今大了发质也没起什么变化,头发长了倒比以前更像一小刺猬了。

在一旁埋怨着莫雨小气的灰灰,被莫雨这一笑惊起了一身毛,刚想飞起来大喊就被莫雨一手捉住,毛都被折腾地掉了几根。

“疯子杀鸟啦,疯子杀鸟啦,救命救命。”

“再吵,直接炖汤。”

灰灰连忙用翅膀作一捂嘴的动作,莫雨放开了它磨墨平纸,琢磨了一下便开始下笔。

“三日后,扬州见。”

莫雨将信件封好便递到灰灰面前:“尽快赶到,若是误了時辰,扣掉一半的食粮。”

回到案桌坐下,莫雨拿起那封信件小心放好,并用一張纸条包著,占了些墨水着笔写了:“信物”二字才将信件放好。

夜里,一道红影从少谷主房中窜出,转眼消失在夜色之中,与此同时谷主房中缓缓传出了“悦耳”“动听”的笛声,与谷中的哀鸣之声相呼应集成曲。



“谢谢。”穆玄英笑着接过灰灰递来的信。

第一次被如此温柔的对待让灰灰受宠若惊,心里更是哀嚎跟错了主。穆玄英瞧它一副被惊到又害羞似的脸,不由觉得可爱伸手摸了摸它头上那几戳毛。

被服侍地无比舒服的灰灰下意识地想要靠过去,却突然觉得背后一冷朝后退了几步,穆玄英戒备地盯着帐篷的门,突然门边的压迫力消失了,穆玄英连忙跑了出去却见不到一人,嘟囔道:“奇怪。”


——————————
灰灰你的毛还好吗?

评论(4)
热度(19)

© 虾子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