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信(下)

“嗯哼……停……嗯……”穆玄英脸色潮红,如岸上的鱼般不停的挣扎,咬着唇声音却从缝隙中零零碎碎地飘出。

“不,不行了……停……下……雨……雨哥……唔……嗯……”

感觉一波波袭来,穆玄英抬起右脚朝莫雨踢了过去却被一手捉住,怎么也抽不回来。

“啊!”

外头经过的人听到了响声,连忙跑到门口敲了敲门询问。

“怎么了吗?”

“没……事,嘶……不小心踢到了脚,并不碍事,抱歉。”

穆玄英努力平稳声音,一边应付外面的人一边尝试着坐起来用手将莫雨推開,怎知好几次刚坐起来就被莫雨往后一拉,重新摔回床上好在背后还有被子,不然又得搞出什么大动静。

等外面的人走远了,莫雨戏谑地打量着穆玄英手中拿着羽毛又在他的脚板心扫了几下,穆玄英颤抖了一下刚想蹬腿,莫雨便提起他的脚,在他的脚趾处轻咬了一口,又放开舔了舔。

穆玄英被他的行为弄得满脸通红,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愣了愣,感觉捏着脚腕的力道稍微松懈后,连忙将自己的脚抽了回来藏在被窝里。

“快用水漱漱口,多不干净。”

“难道穆少侠并未洗脚?”

“怎么可能!”

脚板处的酥痒感还微存,如同一条无形的羽毛在轻扫着,让穆玄英忍不住将脚板搓了几下。

“想不到你竟然这么怕痒,防备做得不足啊,若真有刺客,只怕要被伤到。”莫雨坐到桌旁拿起茶壶倒水,一本正经地对穆玄英道。

“…………”

得了便宜还卖乖!穆玄英在心里暗自吐槽。静待了几分钟后,干脆躺在床上用被子盖着头。

莫雨好笑地看着他,走到床沿伸手去扯他的被子,无果。过了一会儿,被子里传出闷闷的声音。

“师傅说我武功已是小有所成,我便对防备疏忽了,莫雨哥哥说的对。”

“好了,出来。”

“……”穆玄英从被窝里钻了出来,露出了眼睛和鼻腔疑问道。

“不是说好明天扬州城吗?”

“暂无事务可忙,便提早来了。”

穆玄英点点头,被窝下的手突然摸到一样东西,像是纸张便拿了出来,一翻开穆玄英的脸色就变了,一会黑一会白一会像是扔进染缸的布一样。

“……雨哥,这是什么……”

瞧见穆玄英的神色不对,莫雨凑了过去一看字跡就知道纸张是自己的,纸张上如同单张列表一样记录了很多穆玄英的事。

如什么时辰吃什么,什么时辰去哪里,什么时辰在书房查阅,连如厕,午睡,偷偷躲起来吃小吃等琐碎的事都不放过,这张纸张可以说就是一张穆玄英的观察表。

捏着纸条的手颤抖着,穆玄英今天的脸色就没有正常过。他盯着莫雨脸上已带上了愠怒。莫雨镇定地回望道。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莫雨哥哥!!”

穆玄英怒极反笑着手将手中的纸条撕了个粉碎,莫雨静静地看着做好了让穆玄英揍的准备,只见穆玄英做了几个深呼吸后看着莫雨道。

“莫雨哥哥想知道什么尽管问之便是,毛毛定会告知,这些不过是日常之事,实在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莫雨哥哥不必……不必……”穆玄英脸都憋红了,硬是挤不出嘴边的那几个字。

“傻毛毛……”莫雨无奈将穆玄英搂在怀里。

“雨哥,是否出了何事?”穆玄英想起了那封,沒有任何内容的信件连忙问道。

“无事,不过是日常问候。”

“……”

案桌上的信件整整齐齐地被压放在那,莫雨一手摸了摸怀中的人高高的马尾,一手将人搂紧。

半晌。

“明日,可要我服侍穆少侠更衣?或者,现在?”

“……”

评论(5)
热度(16)

© 虾子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