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扬州城

“来,毛毛。”莫雨轻拍了拍马背对站在不远处的穆玄英伸出手。
“……”


蒙蒙细雨连成珠帘,模糊了周边的一些让巨大的城镇,恍若成了一座虚无缥缈的海市蜃楼。


细雨虽小却是连绵不断,雨水从瓦面往下打“滴答滴答”的声音接连不断,过往的人们有些打着油纸伞匆匆而过,有的则在雨中慢行。


客栈的客源不断有的是入住,有的则是为了等雨停而稍作歇息买了些口食消磨时间。酒馆中更是有些才子当场吟起了诗作起了对子。


穆玄英难得到扬州一回,却极是不巧遇上了雨日,身上并无带伞唯有暂留酒馆津津有味地坐在那,听那些突然诗兴大发的才子们吟诗作对。


极为凑巧的事似乎都挤到一天里了,正当他听的开心之时眼前站了一个人。


“公子。”

“……姑娘,何事?”

“可否随我来?”

女子的举动很是奇怪,让穆玄英一愣下意识地又问了一句:“姑娘,何事?”

女子不语毕恭毕敬地站在那,让穆玄英有些摸不着头脑。

穆玄英想了许多个假设却又觉得这些假设不大可能,尽管万般猜疑穆玄英还是点了点头礼貌的回道:“有劳姑娘带路。”


得到了回应女子似乎不觉得意外,领着穆玄英往二楼的酒馆走去。


酒馆中避雨的闲人多的是,突然来了这么一出不少人投来了暧昧的眼光,有的人甚至以为是哪家小姐相中了这什么都不懂的傻小子纷纷起哄。


摸不着头脑的穆玄英只能暗自留个心眼,他不懂为何酒馆的人会突然起哄,连原本对雨吟诗作对的才子们都将箭头指向了他。


纸上的诗句此时不再让他欣赏相反是深深的无奈,穆玄英收回视线,沉默不语地跟着女子上了二楼。


“主子。”女子将他带到一扇门前毕恭毕敬地说了一声,便留下穆玄英一人离开了。


里面的人不出声穆玄英也不敢擅自推门而入,等了许久里面的人都没有任何的回应,多番思索之下穆玄英抬起手,刚敲了一下门就开了。


门内,一个人都没有。


倒是桌上摆了一盏还在冒烟的茶,与一张被被子压着的纸张。


屋內的主人似乎一早就料到他会到来,屋中什么都齐备了却缺了关键的人。


客人到了主人却不在实在不像话。


等等……


穆玄英低声道了一句“抱歉”便步入房中,拿起压在桌上的纸瞧了瞧,突然。捉着纸转身离开了。


提起油纸伞出了酒馆,穆玄英发现许多关口都安排了重兵,有不少江湖侠客四处游走。


“这扬州城莫非是招惹了什么东西?”


“莫言胡说。”


“在这么下去,可能会起洪,你没瞧见河堤何处都被安排了重兵看守?”


“啧啧,这么下去可不行,我还是暂时离开此处吧。”


仔细地听着过路的侠士的话语,穆玄英沉思近日来扬州城下起了连绵细雨,接连不断这般下去遭殃的定是扬州百姓。扬州城出事,雨哥又失踪了莫不是两者之间有何关联?


穆玄英拽紧了手中的信件,赶回了客栈。



评论
热度(15)

© 虾子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