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part5


第五章异况


“莫要再碰你那魔笛!”


“笛子乃我生计所有物,吹笛不过想识知音之人,何来魔笛之说?”


“啪!” 地一声谢渊站了起来,手重重地拍在桌面上,桌面抖了抖……沒裂成。


看戏的群众也跟着抖了抖,瞧着谢渊的手,心想这人的手疼不疼……


“一派胡言!自从我铺中伙计从西街回来便一直魂不守舍,脸色青白,嘴里一直念叨着“笛子”二字!此物怕是不详!我方才来时,听到你的笛声亦突感不适,若不是你的笛声作祟,怎会如此!”谢渊怒。


王遗风坐在酒馆的桌旁悠闲地喝着茶水,反观谢渊站在那头冒青筋,手边的茶杯被震倒,茶水尽数倒出。


………………



这人一无聊起来只要遇见什么都会觉得十分有趣。


一场普通的吵架,到了谢渊和王遗风这就变得奇怪起来了,想法不合都觉得对方无理取闹,最后竟立下书信定下时间比试!

一个卖猪肉的和一个卖笛子的,就好比一个文一个武,能比什么!?穆玄英忍不住暗自吐槽。


这人多地方小,为了看热闹人都挤在了一块,严严实实地将兩人围了个遍,虽然能听到声音却因为人太多,怎么也瞧不见两人样子,根本不能确定是否是他认识的两人。


果然,热闹还是少凑为好。这是穆玄英被踩了三次脚之后的感想。


坐到一旁,跟小二要了一壶茶水,恰巧看见莫雨搬着货从正门快步走了进去,毛毛抱着几把油纸伞手指勾着几包东西,一蹦一跳的跟着走了进去。


他说的有工作,竟是帮人搬运?



等莫雨从里面出来的時候,被掌柜喊了过去,将几颗碎银和一吊钱递给了莫雨。


穆玄英确定及肯定,莫雨打算出酒馆的時候分明是瞧见他了,却话也不说拉着毛毛就走。


“……”难道自己是什么洪水猛兽吗?


起身放下银子就跟着走出去,穆玄英愕然……若不是亲眼瞧见,他绝不会相信的。莫雨拉着毛毛走出了酒馆,随着步伐两人的身体也在逐渐变淡,直至消失……


“大叔,方才那少年和孩童去哪了?你可瞧见?”


“说什么傻话!这街上的,多的去了,我怎知你问的是哪个?”


“方才从那酒馆出来的两个,可否瞧见了?”


“酒馆?酒馆里不曾出来过小孩子。我一直在这瞧着了,若是出来,我怎会不知?”


“……”


穆玄英懵了,他明明瞧见兩人出来了,怎么凭空就消失了!?


“这位公子……我家少爷有请。”

----- ----- ----- ----- ----- -----
公子,我家少爷有请你上去啪啪啪_(:3」∠)_
好吧,开玩笑的,别打我。

评论(4)
热度(10)

© 虾子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