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张潭中之石

  附近的白雾稀薄了许多,莫雨举步前行,一条被薄雾朦胧的笼罩在内的小沟出现眼前,莫雨留意到在小沟附近的白雾,似乎比别的地方都要稀薄许多,莫雨眯了迷眼步伐方向一转,毫不犹豫地顺着小沟的方向前行。

  白雾越来越稀薄,更加落实了莫雨的猜想,一边注意着周围的环境,以防前方有什么不清楚的异物,一边加快了前行的步伐,注意着水流的变化,越是往前水便流动的越是快速,雾也在跟着变化得越来越薄,如同是蛇蜕一般,在最后几段几乎成了一层薄纱。

  就在此时,前行的脚步骤然停止,薄纱之中显露出一个轮廓,慢慢的在向他走来,莫雨眯起双眼,眼前的轮廓慢慢显出了真身,见到来人之貌时莫雨一顿,内心不由有些百感交集,而在起伏几秒后又缓缓地回归平静。

  来者似乎早已预料到会遇见他一般,瞅了他一眼毫不掩饰眼中的不满不悦“跟我来。”丢下一句话,来者转身便往回走。

  莫雨把玩着手中的小物件,两三步跟上了来者的步伐,这模样莫雨岂会不熟?可即便知晓这人便是幼时的自己,莫雨亦不会因此而徒生好感,眯起眼盯着前方比自己矮不少的小子,心底冒出一个大胆的猜测。

  另一边,穆玄英已经从小沟出来,他脱去了外套挽起了袖子和裤腿,认真地将鱼串在硬枝之上架在火上烤,时不时翻一翻以防鱼被烤糊,小毛毛坐在一边悄悄地好奇地看向穆玄英,然后又立刻地将视线收了回来。

  如此几回,就算是普通百姓也会感觉不妥,更何况穆玄英这个身怀武技的人呢,摸不着头绪不知对方为何要这样盯着自己,穆玄英开始有些坐立不安了,莫非是怕我害他们?

  这么一想,穆玄英便感觉有些失落,将手中刚熟的鱼抵了出去微笑道:“给,先垫垫肚子。”

  小毛毛开心地点了点头:“谢谢,大哥哥。”伸出手正想接过鱼,不远处再一次传来了钟声,只是这一次的钟声比穆玄英之前听到的,小声了许多就像远处传来的一般,将手中的鱼一把塞到小毛毛手里,手拿起剑将小毛毛护在身后警惕地观察着四周,以防突现危险而来不及应对。

  危险并没有如想象中到来,穆玄英细心地察觉,潭水在钟响时有着奇怪的反应,水一波波地散开涟漪像是附和不时响起的钟声,这次的钟声比上一次要长许多虽不知这是何意,穆玄英心底却隐约觉得这像是一段警告。

  钟不可能无缘无故地自己敲响,一定是有谁在背后操控着!也许找到了敲响钟声的人,就可以离开这个地方,比起这个一无所知的地方,穆玄英更担心徘徊在洪水爆发边缘的扬州百姓!

   钟声骤然而止,穆玄英一下子提高了警觉手紧紧的捉住小毛毛的胳膊,上次便是钟声停后出现了这些迷雾!然而雾气并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当穆玄英逐渐感到迷惑的时候,前方传来了清晰地脚步声,一步一步像踏在他的心口上,让穆玄英刚放松的神经一下子又紧绷起来。

   也许是被他的紧张氛围所感染,小毛毛也跟着害怕起来了,咽了口唾沫,没被拉着胳膊的那只手捏紧了穆玄英的长袍,形成了一个个皱褶。

  薄雾之中,一前一后两具让穆玄英有些眼熟的身影出现了,雾虽在却不再妨碍穆玄英看清两人的模样,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懈了下来,情绪的变化令穆玄英的精神感到有些疲惫了,拉着小毛毛举步往两具身影走去。

  小毛毛一愣,望着迷雾中的二人突然脸色发白,手用力地扯着穆玄英的衣摆,试图阻止穆玄英往前行走的脚步,穆玄英骤停,双眼疑惑地看向小毛毛,他与白雾此时相隔距离不过一步之遥。

  “怎么了?”

  “别过去,大哥哥。”小毛毛的脸色发白,眼睛盯着迷雾里的两人猛摇头。

  穆玄英皱起了眉,抬头看着无比熟悉的脸孔,并没有感觉有何不妥,可小毛毛突然发难……难道是害怕雨哥吗?穆玄英蹲下柔声道:“那是莫雨哥哥和小雨啊。”

  “……”小毛毛仰着头看着比自己高许多的成年莫雨,依然摇着头。

  这下,穆玄英没法子了,想着有什么办法能令小毛毛别这么抗拒,脚无意识地向前踏出了半步,一直站在迷雾里沉默不语的莫雨忽然动了,手猛然捉住穆玄英的胳膊往回收,没来得及反应的穆玄英防备不及连带小毛毛,瞬间被拉入迷雾之中!

  “毛毛……”耳边响起了莫雨的沉吟声,呼吸喷在穆玄英的后颈上,让穆玄英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小毛毛险些被摔在地上,手却不忘紧紧地捏着穆玄英的衣摆,小雨站在小毛毛身后,伸手想将他和穆玄英扯开的同时,遭到了小毛毛剧烈的挣扎。

  猛然推开莫雨,穆玄英的心底忽然冒出了不好的预感,只见那熟悉的脸容上,扯出一个几乎称得上狰狞的笑容。

  有古怪!

  穆玄英终于察觉到了有何不妥之处,护着小毛毛想后退,却被狠狠地捉住了胳膊,不远处的水潭突然发出了“叮咚,叮咚”地水声,“莫雨”虎躯一震,一把匕首破空而至!看准了时机,穆玄英配合着匕刃,抽出一只手握着长剑朝着“莫雨”横扫而去!

  “莫雨”不甘地盯着穆玄英,突然发出古怪的笑声如雾气般散去,不过眨眼功夫便已消失不见。

  “呵,妇人之仁何以抗敌!穆少侠都喜以刀背杀敌?!”人未出现声已至,穆玄英不敢再掉以轻心,将小毛毛护在身后,两人同时退出迷雾范围。

  穆玄英大喊道:“阁下到底是谁?若是哪位前辈可否一露真容?藏头缩尾算何好汉?”

  “……”那声音断了,隔了好一会儿声音才再一次响起,与此同时穆玄英感觉到,迷雾中的神秘人正朝他缓缓而至:“真是可笑!穆少侠不愧是浩气子弟,行事方法都如此正气凛然,若方才所遇之敌都是狡猾之辈,只怕少不了吃几刀子苦头!”

  神秘人一字一句都毫不掩饰地透露出讥讽,让穆玄英不适地紧锁眉头,刚到嘴边的话语又因眼前之人吞咽回去,护着小毛毛又是往后几步疑声询问:“你们……到底是不是莫雨哥哥和小雨本人?”

  莫雨顿时哭笑不得了,傻毛毛!

  “穆少侠就是这样辨人真伪?”

  水潭中又开始淡开一圈圈波纹,小雨几步走到小毛毛身边,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确认他没受伤后便举步拉着小毛毛走直水潭旁。

  “便是这?”发觉到小雨的行动,莫雨恶劣地轻轻扯了一把穆玄英的马尾,便抬头看向小雨询问。

  小雨冷哼了一声,不理会莫雨的询问,站在莫雨身旁地穆玄英好奇地盯着蹲在潭边的小雨,似乎也为此而感到好奇,可小雨的态度分明就是对莫雨不爽,对于莫雨的问题根本不想理会。

  莫雨似乎早就猜到会这样,没显得有多好奇也不急躁,反而漫不经心地把玩着穆玄英的头发,男子虽不同女子那般多讲究,但这样行为无疑是万分失礼的,可当对象是莫雨……那一切就得另当别论了。

  “潭中是否藏匿了东西?”耐不住内心的好奇穆玄英下意识向前迈了几步询问,同时,头发又因被扯得生疼而令他向后退了几步,站回到莫雨身旁,为了让自己能在小雨和小毛毛心里留下个好形象,他特地靠在莫雨耳边压低声音朝莫雨本人控诉,然后又怕小雨和小毛毛听到一般,紧张地用视线在两人身上转了转,发现专心于水潭的两人并没有理会他,才松了一口气。

  “雨哥,疼,别扯头发……”

  “嗯,但是,需得下水才知潭中何物,若……”小雨点了点头,为穆玄英解答的同时回头瞧了一眼。

  这不看还好,一看小雨就怒了,站起回身瞪着莫雨,穆玄英连忙挡在两人之间,生怕两人打起来。

  “那……那就先下水探探吧,我看那些“东西”很怕接近这水潭,怕就是潭中之物起的影响!”穆玄英道。

  惹事者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穆玄英,唯恐天下不乱伸手在穆玄英的后颈摸了一把,冰冷的温度让穆玄英下意识颤抖了几下,这才让莫雨满意地把手收了回去,挑衅地瞅着小雨勾起了唇角。

  这种嚣张的态度让小雨不爽到了极点,闪身将小毛毛和穆玄英挡在身后,颇有一种为了不让财宝抢去而奋力守护的感觉。

  直到一把清脆的声音响起打破了这种奇怪的氛围:“小雨哥哥,水又动了。”小毛毛扯着小雨的衣摆,指着淡开一圈圈水纹的潭面。

  小雨不悦地瞪了莫雨一眼,回到水潭前就开始脱衣服,穆玄英惊讶地看着他将衣服扔到一边,刚想上前阻止却被莫雨先一步用手挡在身前,眼睁睁地盯着小雨只穿着一条亵裤“咚”地一声没入水中,灵活地钻入水底。

  火堆旁,四双眼睛齐齐盯着面前的莲花……下面的石头,雾气似乎遇到了可怕的东西般,整齐地往后退去,绕着他们成一个大圈无论雾气在外怎么飘,也似乎对近身毫无办法,反观之前一丝雾气都没有的水潭,此时已逐渐被蒙上了一层雾纱。

   小雨上来时身上还搭着那湿哒哒的亵裤,似乎知晓穆玄英会说什么,从水潭浮上来后便以一个话题成功的转移了穆玄英的视线,拉过小毛毛一屁股就坐到了火堆旁,等穆玄英想起来的时候裤子也干的差不多了。

  无奈的穆玄英只能把目光,重新注视到地上的莲花下的石头上,石头似乎知道自己被所有人注视着,毫不掩饰地将自己神奇的能力暴露在众人面前。

评论
热度(13)

© 虾子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