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莫毛)

第十章神秘人

  扬州城依旧被藏在细雨朦胧之中,担忧许久的事终究躲不过,洪水如猛兽将扬州城吞没,扬州大部分城民为了避免洪灾纷纷离开了,剩余的都是年老体弱不便行动的城民,几天时间本热闹非凡的扬州城几乎成了一座空城。

  扬州官府的县官命人,将剩余病弱之人抬离扬州城,却不料洪水汹涌而至,以至余下所有人被洪水所淹没,生死不明。 

  浩气盟内,谢渊紧锁眉头,七星齐聚营中,扬州之事已是众所周知,然,不论朝廷抑或武林中人都对此束手无策,而就在一周前,又多了一条令人震惊之事,浩气盟的穆玄英紧随恶人谷小疯子莫雨之后,成为了第二个离奇失踪的人,无论如何调查都无法获得他的信息,就连天璇影都毫无办法。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莫雨失踪之事知道的人本少之又少,然而在穆玄英相继失踪之后,便一下子爆发了,各种谣传便如第二波无形的洪水一般,不过几日功夫便成了另一条众所周知的事,谣言传入谢渊耳中令他顿时勃然大怒,传令命人寻到谣言出处,并安排人手前往扬州城一探究竟,以及辅助扬州官府尽快将扬州事宜办好。

  同日,恶人谷派来了代表到达浩气盟,以扬州之事与失踪事件为由,要求再一次联盟。

  一进帐篷内,代表就将怀中的信封取了出来:“这份是谷主亲自写下的协议,请盟主过目。”

“取上来吧。”谢渊挥了挥手,站在他身旁的人便自觉地走到代表身边,取下信件将恶人代表手中的书信,递到谢渊的面前,谢渊拆开了书信果然看到了落名处提着王遗风的名字,略有所思地盯着下方的代表,忽然道:“你回去,禀报你们谷主,明日申时,枫华谷。”

  似乎没料到谢渊回应的那么爽快,代表疑惑地瞅了他一眼,应了一声便转身出了帐篷离开了。

  “盟主…”看着代表离开,帐篷外一人走了进来,似乎也有些疑惑谢渊为啥这般决定。

  “恶人谷一直是我心腹之大患,一天不除便一天不安心,王遗风这恶人突然要求联盟,此时怕是有蹊跷,再而那小疯子与玄英竟然一并消失…天下不太平并非一天两天之事,连天气都变得如此反常…”谢渊低头思索,不再言语,那人等不到自己的答案,却知道谢渊会选择这样定有他的理由,也不再多言转身离去。

  “悬池”境内,四人围着坐了许久,莫雨一手抄起了地上的石头,直接将它与荷花的根部分离,雾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又散去了一圈,顿时一切明亮了许多,若是日常情况此时恐怕已是早上了,雾气散去逐渐清晰突出了一块边角,似一块大木牌的杆尾。

  木牌露出了一半,剩余一半则藏于薄雾之中,看不太清晰,莫雨一把拉住穆玄英便往木牌而去,身后的小雨和小毛毛也紧随其后。

  石块就像一盏夜中明灯,逢带着它经过之处迷雾便会自觉散去,而身后又被浓雾包裹,不过一会方才的水潭便被迷雾包了个彻底。

  木牌露出了它的真实模样,原来是一面旗板,旗帜被绳子绑着,上面是一副山水图一旁题字为“碧水”比苑门上的牌匾少了一个苑字,看来这幅画所画正是苑中景色。

   其中两个拐弯点画上了两棵梅树,一株梅花正盛而另一株却只剩几片枯叶,两株梅的点相隔不远,却如两季之地气象不同,如此奇特之境真会出现在这小小苑中?

   忽然,一道人影出现在四人眼中,那人影绕过他们窜入苑中,不过瞬息之间便隐没苑中消失不见了,莫雨四人快速跟了上去以手中石块做灯引照着路前行,不一会儿人影便出现眼前,蹲在第一个转角处摸索着什么,苑内景象因莫雨手中之石而变得清明。

   苑中拐弯之处种着一株梅,此时呈现出枯萎之态,树上只有寥寥几片枯叶,正好符合了旗帜上所画之境,人影的手一顿将一个小盒抽出,抬头左右看了看,慌忙之中并未细查,忽略了站在拐弯角处的莫雨四人便匆匆离去。

  “如此慌忙,必定有鬼!”小雨冷笑了一声。

  “走。”莫雨一把捉住穆玄英的手,往人影方向而去。

  第二个拐弯与画中所描,果然相隔不远,一离开了梅花踏出几步,一股冷气扑面而来,直把除了莫雨外的三人逼得打了个冷颤。

  然而,这次四人并没如方才那般,见到那个人影,一株寒梅盛开着,虽四处无雪却满足了它的生存条件。寒梅不远处一座假山被移到了一旁,露出了黑漆漆的入口。

  刚才人影所拿的盒子滚到了一旁,沾满了泥土,并没有任何裂痕,就像是神秘人故意扔下这盒子引他们过来一般。

  莫雨弯身捡起了盒子,盒子表面是一张乱掉的图,小图块可移动变化,这就宛如……

  “唐门的机甲?”穆玄英忍不住伸手从莫雨手中拿下了木盒,这种手艺像是出自唐门。

  “不,唐门的机甲不可能出现在这,走!我们进去。”莫雨毫不犹豫地踏进入口,穆玄英紧随其后,两人身后的小雨二人对视了一眼也连忙跟了上去,当四人都进入洞穴内假山“嘭”地一声恢复到原本的模样,洞穴内仅有几根蜡烛照明,庆幸的是洞穴并没被烟雾所覆盖。

  洞内之路纵横交错相当复杂,一不小心定会在洞中迷路,莫雨在四处以刀锋往石壁四处刮上印记,并在每一个经过的分叉口都安置一块碎石,石上压着他从红布上撕下的碎条,此处只有轻微细风,以石块压着除非人力为之,否则红布定不会被风吹去。

  “没想到,莫雨哥哥身上竟携有红布。”莫雨像是事先知道会发生什么一般,准备的如此周全让穆玄英吃了一惊,而红布上的淡淡香气却又让穆玄英心生疑惑,这般香气他从未在莫雨身上闻过应当是他人之物才对,但别人的东西又怎会在莫雨哥哥手中?

  “三日前,有人有意夹于门缝之处,推门之时并无看到任何人影,拿起之时布上写有字,这般明目张胆的送至我面前,真是大胆至极。”

“布上有字?与这碧水苑相关?”穆玄英问道。

  莫雨摇摇头,将剩余布块递到穆玄英手中,红布之上写的分明是一段故事,这故事很曲折离奇且并未提及任何与碧水苑相关的字眼,如随笔之作但从书写手法,可看得创作者文工不错,红布的故事最后几段颇为急促,像是作者发生了什么而匆匆收尾,只是穆玄英如何也想不透,这么一块红布是谁送至莫雨手中?又为何偏偏要送到莫雨手里?

  莫雨道:“布中内容我亲自抄写了一份,除了我们定还有第五人知道什么,或许就是方才的人影。”

  一边说着,莫雨在第三个拐弯处的石壁上,刻上几条刀痕并留下压有红布的石块,小雨若有所思地跟着他们走,忽然,他向前了几步挡在莫雨三人面前,指了指拐弯处的死角位道:“我有话要跟你们说。”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在众人面前一闪而过,在烛光之下拉出一道长影,黑影一步步朝四人走来,在烛光之下逐渐显露出容貌,人影面容狰狞目光死死地锁定这莫雨四人,那眼神就像要将他们拆骨入腹一般,人影如同入了魔一般,一遍复一遍地低吼道:“把它还给我!还我!把它还我!!”

  盯着眼前狼狈不堪地人影,莫雨嗤笑了一声:“你凭何说,这是你的?”想从他莫雨手中夺取东西,先掂掂自己够不够斤两!

  人影顿时大怒,从腰间抽出长刀朝着莫雨砍去,穆玄英一见情况不妙,连忙拉着小雨二人往后退,将两人带至安全之处自己则转身,没有留意到身后的小雨欲想阻拦却又要护着小毛毛的动作,朝着莫雨与人影相斗之处疾步而去,

  耳边响起武器碰击地巨响,刀光剑影之间烛灯将二人打斗的身影拉得极长,莫雨左手的刀刃挡住了黑影的长剑,右手的刀刃则往黑影腰间砍去,黑影迅速往后退了几步稳住身形,鞋尖一踏手握剑丙剑指莫雨往前冲去,穆玄英赶到之时黑影已经身负刀伤,伤口处流出的血形成血珠从高处滴落,见东西夺不成黑影往后退了几步,正想着如何全身而退却发现自己的身后不知何时已被另一个毛头小子堵住了。

  进退两难的状态更是让黑影心下烦躁,看着前后夹击的二人黑影仍不甘心地怒吼:“卑鄙!!快把乾坤盒还我!!那不是属于你们的东西!”

  “呵,盒属谁人,去向何处,决定由我不由你。”莫雨冷笑道。

  大势已去,黑影终于死心了,穆玄英眼见着事情已朝自己无法预料的方向去了,心中不由心生忧虑隐隐感觉到不安,从黑影的话瞬间明白他想要的,就是莫雨在假山外所捡的木盒,只是这盒子本是这黑影从泥中所挖之物。

  “木盒本在你手中,既然如此重视,为何又将它弃之洞外?”穆玄英疑惑道。

  黑影一愣忽然大笑:“哈哈哈,扔至洞外?若非乾坤盒不能带至洞中,又怎会被你们这群卑鄙小人夺去!我明明将它埋至土下,若非你们跟我一路怎知我会放置那处?扔?荒谬之论!!”

   “不能带进来…?”穆玄英惊讶地看了莫雨一眼,显然木盒已经被他们四人带至了洞内。


评论
热度(11)

© 虾子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