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莫毛)



   第十一章乾坤盒

  

  “哈哈哈,然而临死前,还能拉着你们两个小贼一同葬身于此!也算我并没毁掉曾许下的诺言,此处匿藏之物....哈...哈,看来是...见不着...天日了。”黑影忽然大笑起来,忽然整个人倒在地上不再动弹,穆玄英一惊连忙过去查看,却发现不知何时黑影竟不知何时将短刃刺入腹中,失血而死了。

  “死了?”一把声音从两人身后冒了出来,穆玄英猛然回头发现,小雨带着小毛毛不知何时走了回来,正站在两人的身后,小雨的目光对上了穆玄英的,眼神十分平淡似乎早就预料到会这样一般,让穆玄英感到心惊,除非长久时接触这般事物,不然又是怎样才能让一个人面对别人的死亡时竟能露出如此淡定的神情?

  “嗯。”穆玄英点了点头心中越是越发感觉不安,莫雨在尸体身上摸索了一番,从身上搜出了半卷残页,除此以外再无其他,残页是半张地图,地图的一角被粘上了黑影的血,加深了那一块的笔迹,莫雨收起了地图,视线不偏不倚地落在小雨身上。

  静默了片刻,小雨道:“也许这是最后的机会了…你们不是这里的人,必须离开这里否则…等它找到了你们将会在你们不知不觉之中“修正”你们的记忆,再过四天正是一周之后,雾气将会退去一段时间,我们必须在这之前找到离开的办法,趁着那段时间让你们离开这里,这碧水苑我从未听说过,忽然出现于此定有蹊跷,这些图纸出现的突然,或许能试着从中找寻线索,“它”已经开始反抗了…若是“它”获得胜利,这个世界将会与另一个世界重合…会发现什么连我们也无法预料...”小雨顿了顿直接看向莫雨,皱着眉道:“放弃你的执念,将不该得到的东西毁去吧。”

  莫雨眯起双眼细细地打量着面前的人,忽然将穆玄英护于身后,厉声道:“你到底是谁!?”

  小雨直勾勾地对上莫雨的双眼道:“我就是你……又或说曾经的你?”

  曾经?穆玄英满脑子疑问,看着莫雨黑着一张脸握着刀柄朝小雨扫去,穆玄英连忙插入两人之间以剑身挡住莫雨的刀刃,化解了这一次的攻击,穆玄英身后的小雨忽然嗤笑了一声:“你无非是不想让他知道!事已至此,你以为你还能瞒得了多久?”

  穆玄英感觉很头疼,这种情况已经不可能坐下来好好谈了,小雨还用这种言语去刺激他,只怕发展会更加恶劣化,但是小雨所说的字字句句也确实砸在了心坎上,到底是什么不能跟他说吗?他已经小时候那个常需要人照顾的小人儿了,有什么不能拿出来大家一起商量?怕他帮不上忙吗?

  一时间,气氛凝重地到了极点,无论是谁都没有再开口说话,莫雨瞅了一眼小雨和小毛毛一言不发地绕过他们往前走了,穆玄英直到现在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这种气氛这种场面绝对不是他想看到的,看了一眼正被小毛毛小心翼翼包扎伤口的小雨,看他那模样穆玄英知道他肯定不会把事情告诉自己了…只能去找雨哥吗?在这里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犹豫了一下,穆玄英快步跟上了快要走远的莫雨,同时回头看看身后的二人,确认两人已经开始慢慢跟上来了,才松了口气看向走在自己前面的莫雨,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开口。

  “我,只在乎自己在意的人,毛毛。”早在人过来的时候,莫雨就听到了脚步声,这时候会立马跟过来的绝对不会是那个臭小鬼,也不会是小毛毛,这种站在身后犹豫着止步不前的人,除了他的傻毛毛不会有别的人了。

  “雨哥?”什么意思?穆玄英有些迷惑,自己在意的人?心上人吗?雨哥会来到这是因为那个在意的人?穆玄英脑海中充满了疑问心里的某一块却在细微地抽痛,手不由自主地捏紧了拳头。

  “会发生这般事,我确实事先得知。此处并非大唐之地,气候能养人易能害人。这般雾霾气候,之前虽未发生却发生过三天连日飞沙走石,我倒是曾听闻世外之乡,桃源之地。”莫雨将半身融入黑暗之中语气不着痕迹地转移了话题中心,穆玄英无法看到他的神情,却因为他的话神色变得凝重,之前的事瞬间被抛到了脑后,多变的气候?

  “这般变化不定之处怎么可能是世外桃源?”穆玄英瞬间否定了这种猜疑。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若不能亲眼所见,又怎知事实虚实真假?”莫雨转过身,看了一眼穆玄英身后二人,面无表情。

  穆玄英心仍觉不妥却没再次出言相驳,洞穴之内忽然传来了轻微地风声,偶有传来似被阻挡而发出地堵塞声,莫雨与穆玄英二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往风声流动地方向走去,细微地风声逐渐变得越来越清晰。

  循声而去,穆玄英忧虑地往后瞅瞅,却发现小雨和小毛毛并没有跟在身后,穆玄英一惊刚想返身去寻却被莫雨一把捉住手腕,毫不犹豫地往前走不远处逐渐显出一扇石门,石门两旁放置的灯烛灯火左右摇摆明明灭灭,穆玄英有些着急:“莫雨哥哥,他们.......”

  “无事的。”莫雨轻声道。

  石门之上被雕刻了许多纹路,纵横交错很是复杂像一种图案却又似一张图,纹路有几处都被皆被磨平,十分模糊看上去已有些年月了,莫雨拉着穆玄英离开一小段距离这才不急不慢地从怀里拿出现有的几件物件,盒子、红布以及从黑影身上找来的残图,红布已有一小部分被莫雨撕下当做了记号,若真有线索恐怕还得往回寻才行了,但无论穆玄英如何翻看除了正面的那段内容,再没任何别的线索,而被莫雨撕下做记号的那块,则正好在离文尾还在有一小段距离的地方,不怎么影响文中所想表达的事。

  那木盒上的地图仍是乱七八糟的,根本看不出需要拼的到底是什么,莫雨趁穆玄英仍在看那些物件之时,走到石门前左右摸了摸并不用力,某些地方轻轻地敲了敲,终于在石门边的一道连着门不显眼的花纹处看到了暗钮,估摸着这离穆玄英的地方的一小段距离,用力按了下去,石门突然发出了巨响,锁链以及机关摩擦地声响在两人耳中响起,只见石门左处开了一个深格一个长方体石柱换换从地下升起伴随着“轰”地一声定格在那,石门上的古旧花纹如同有了意识一般如拼图般游走,“咔哒”“咔哒”地声响让穆玄英不由皱眉,在人生地不熟之处这般作为实在太大胆了,一不小心若启动的是防贼防寇的暗器机关,那么两人的性命很难说还能不能保得住,尤其外头还有两个小孩!

  穆玄英的手心都渗出了紧张的汗水,莫雨似乎看懂了他的心思,伸手握紧了他的手将他的人往自己身边带:“没事的。”低沉的声音被放柔了在自己耳边响起,喷出的热气让穆玄英的耳廓红了起来,脸却难得地露出了愠怒与惊慌。

  “太鲁莽了。若是...若是触发了暗器的机关,我们尚可应付,外头的两人又该如何去应对?!”

  “......”莫雨眯起双眼,这还成了自己的不是了?早在之前他便对穆玄英那副正义模样看得十分不爽,都是谢渊那该死的老头!莫雨有些不悦地收回手,后退了几步嘴角边挂上了嘲讽地笑容:“那依穆大侠之见该当如何?我不过一介恶人,所作所为自然是入不了伸张正义正派作风的穆大侠眼里。”

  穆玄英一愣,怎么了这是....眼睛跟着莫雨后退的那几步移,一时半刻想不出自己是哪里说错了,只见莫雨走到一边靠着墙坐下闭着眼,挂上了一副“生人莫近”的模样似乎不再打算理会自己了,穆玄英有些迷茫、忐忑,却不觉得自己哪里错了,一时间心情也低落了。

  他明明并没有那么想....可莫雨那抹笑却刺得他的心发疼,有点委屈却说不出口也咽不下,转身沿着原路走了出去,两个小孩并没有走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震动的缘故,两个小孩正坐在一处坐着小毛毛挨在小雨的身上,在小雨轻轻拍打之下已经有些昏昏欲睡了,穆玄英没出声打扰只在离他们不远处坐下,时不时往他们那看几眼像在确认些什么。而他们那副亲密的互动又引起了一些回忆,要是有人留意一下就会发现在这四下无人之处,穆玄英的神情有些诡异,一会像是想笑一会又垂头丧气,嘴角刚升起又像被石头吊挂着坠了下来,这样来来去去反复无常的表情连在一起便显得十分滑稽,不过好在并没人注意。

  而另一边,莫雨也显得有些烦躁,闷闷不乐地坐了好一会儿才从怀里掏出了几样东西,其中一个就是那木盒,莫雨拿着木盒看着上面明显有缺陷的图走到了石台前,巧的是,刚从地面下升起的石台平面上居然也有着一张比盒子要大上一些,却同样乱七八糟的图。莫雨将盒子收回怀里一只手紧握着武器,另一只手则放在石台的乱图之上敲了敲。

  实心的。

  莫雨尝试着推了推石台上的乱图,被推了一把的图忽然移到了另一边,莫雨又试了两下灵光一闪了然于心。

  原来是这样。

  等穆玄英收拾好心情重新回到里头的时候,莫雨正聚精会神的拿着那个木盒对着从地下冒出来的石台捣鼓着什么,“噼噼啪啪”和“咚咚”交织成一片,十分笨重刺耳难听,莫雨却像听而不闻一般完全不受其影响,手下的动作也丝毫没有缓慢下来。穆玄英心生疑惑,却碍于两人闹了一架踌躇在原地,随着声音一次接一次响起,穆玄英终于忍不住向前靠去站到莫雨身旁,察觉到有人靠近莫雨只是淡淡地睨了一眼,手上的功夫半点没停。

  看着莫雨一会摆弄木盒一会移动石块却仍看不出什么端来,穆玄英干脆从莫雨手中拿下木盒,盒上的图已经变了个样但与石台一样,根本看不出是什么图案。

  ”五下一。”穆玄英一愣,立马反应了过来看着手中的木盒按照格子顺序,将第五个往下推了一格。

  “四左一。”

  “七上一。”

  “八左一。”

   “五下一。”

......................

  “咔嗒。”不知过了多久,木盒中传出了轻微地响声,在石台的“轰隆”声中显得格外微弱,木盒中放着一支细竹筒,竹筒的一头实心却是被镶入了一层白玉,玉面印着一个已经有些模糊的“罗”字,竹筒压着一片纸卷,穆玄英翻开一看,“啪嗒”一声纸卷中掉出了一把铜匙,而纸卷中则是大段的文字穆玄英只觉异常的熟悉往深一想,才醒起。不正与红娟中的内容相接嘛?!

  石台上那乱图中间的石块弹了出来,露出了一个钥匙孔,莫雨收起多出来的几样东西将铜匙插进钥匙孔中,石门打开的声音接二连三的传来最后一栋是两人眼前的这扇,看着紧闭的石门缓缓开启莫穆二人对视了一眼,没有丝毫迟疑便往门里走。


评论
热度(18)

© 虾子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