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莫毛)

Part12洞内乾坤。

  门里是一个巨大的机关阵,环环相扣以中心为轴转动,轴心之处有一个球形体体身镂空花纹细密更难得是里面还有两个球在转,两球如龙虎般相争你上我下不分胜负。

  一阵白雾浑在空气之中时隐时现,“啪”地一声一块东西掉到了地上,穆玄英低头一看就看到了被分成了几块的石子,镂空的石花球因为光线而使身上的花纹映射在墙壁之上。

  莫雨蹙眉往前跨了一步站在穆玄英前面,不着痕迹地把他护在身后,穆玄英无奈的同时对莫雨的行为有几分不悦,何时莫雨哥哥才能明白我亦能与他同行共度难关?

  白雾很稀薄弥漫在空中使得门内如缥缈仙境,真实亦不真实,机关阵的一环在“嗒”地一声中突然开启缓慢转动,每转一次就会发出一声沉重的声响,使人心情也随之沉闷。

  “你根本不懂。”身后传来了声音,莫雨立刻察觉到了不妥,转身往后退,四处依旧只有他们二人,可穆玄英的状态却怎么看都令人感觉不妥。

  “毛毛?”

   


  球不停地转着,穆玄英向前了几步打算细看之时就被旁边一股蛮力拉了过去,看着眼前眼泛红光的莫雨暗道不妙。急忙问了几句。

  “雨哥?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怎么样了?又发病了?”

  “你为什么不愿意跟我走?已经不再将我当成莫雨哥哥而是恶人谷的小疯子了吗?跟我走好不好?毛毛……跟我走,跟我走,再也没有人能伤害你。跟我走!”穆玄英惊讶地看着眼前的莫雨,试图伸手去拉他却又被一手甩开。

  “莫雨哥哥!”

  “毛毛,毛毛……”

  “雨哥,你听我说……”

  “呵,哈哈哈,世人皆当我莫雨是十恶不赦的疯子!我莫雨做事何须别人多嘴?那些所谓的正道摆着那副嘴角,暗里却干着恶人也觉厌恶之事,你为何还要向着他们?”

  “莫雨哥哥,你清醒一些!”该死!到底发生了什么?穆玄英拉着莫雨的手,刚想说什么却被搂进怀里,力气大得让他发疼却不敢动分毫,生怕又使他激动癫狂。

  “雨哥,我永远相信你不是十恶不赦之人,人之善恶我亦会分辨,我只想尽我之责护更多的人安乐,这不仅父亲遗愿亦我心愿,我……嘶……”

  球飞速地运转着,两球互逐似共舞亦似争斗,激烈而不分胜负。然而此时无论是莫雨还是穆玄英都没有发觉这一现象。

  莫雨本能察觉到了什么蹙眉盯着眼前的人,“穆玄英”像牵线的木偶,向前迈了两步低垂地头令头发盖住了眉眼,不见其神情。

“世间善恶难辩,玄英跟随师傅习得一身本领,只想尽己所能斩杀十恶不赦之人。年少时,曾有一段时间跟随雨哥流浪,早已将他当作最亲近之人,而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对,不知何时,我们的路竟已分成两道再也无法回头。父亲遗愿亦是我一直所愿,所欲奋斗目标,然而看着一次次受难百姓,我却无能为力。当初一直认为为父报仇也是了却了一桩心事,然父仇了结后,却无一丝欣喜只觉满心茫然……”“穆玄英”像迷茫了向前伸了伸手,像想要捉住些什么力不从心,两行泪顺着脸颊滑落。莫雨静静地听着耳边的声音,很近却也觉得很远。

  眼前的“穆玄英”并非真的“穆玄英”莫雨看出来了,但那奇怪的声音却在他心头久久不散,在他看来很多正道所作所为还不如恶人所做来得磊落。

  人心叵测,他们能欣然接受来自所谓正道的馈赠,毫无质疑。然,当以恶人身份同样馈赠,他们却百般推辞,甚至摆着一副忠贞烈妇模样,疑心会对他们下毒陷害。呵,着实可笑!

  龙虎相争总有一方落败的时候,镂空球中的其中一球忽然由白变黑,绕着另外一颗白球不停地转,而白球如同体力耗尽般缓慢转动,如同垂死之人般奄奄一息。

  莫雨紧盯着眼前的人,“穆玄英”像踢到什么东西般踉跄地走了几步,然后越走越顺像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他向着莫雨走去,那把酷似穆玄英的声音没有再出现,莫雨蹙眉察觉到了奇怪之处,抬头望向一开始看到了镂空球,那个在一片白中凸显的一点黑瞬间就夺取了他的视线。

  知晓眼前的人不过是冒牌货后,莫雨也不客气了,回头的瞬间抽出武器就往“穆玄英”挥去,“穆玄英”走路虽奇怪,低垂着的头也不抬却像看到了东西般闪避,躲过了一击。

  似是恼怒莫雨的行为,他也抽出了腰间的剑与莫雨缠斗起来,一招一式看似僵硬无比却总能恰巧躲过莫雨的攻击,四周的雾不死心地一次又一次层叠,像一个无形的大网限制着莫雨的一举一动,若是这样持续下去不利的将会是己方。与穆玄英失散已是一件麻烦事,如今更多了一个似人非人的怪物,莫雨的脸色冷到了极点。

  得尽快找回毛毛,想办法脱离如此险境。

  只是这四处除了一层又一层的雾与那个诡异的机关外实在再难看到别的东西,若能知晓何处释放雾气断其输送点,情况将会改变许多。莫雨一边应付着眼前这个不知疲惫的“人偶”一边以余光环视四周,企图找出突破点。

  不知是否感觉到莫雨的用心,“穆玄英”的攻击速度快了许多,生硬的动作逐渐变得灵活,若非那眼底无光的模样,很难令人相信这并非一个人。对方的速度逐步增加,莫雨也毫不示弱留情在化解对方招式的同时,亦有几刀落在的“穆玄英”身上,只是无论模样多么像本人却也无法真的模拟出人的一切,尽管身上有伤却没有就出一滴血。

  一块蛇形巨石摆放在不远之处,张着大嘴喷出了白色的雾气。莫雨一边应付着“穆玄英”一边往巨石赶去,一手抵着将要砍下来的剑另一把剑毫不留情地横砍而去,“穆玄英”就如不知疼痛的傀儡,生生地挨了一刀却没有半点退让,空洞的眼神和那面无表情的脸甚至连一丝扭曲都没有。

  莫雨跃起飞身几步站在了蛇首石后,对着“穆玄英”一掌而去,巨石恰巧滑到了对面沿着一路开出了一条道,巨石停下的位置上出现了一个阵蛇头中央显出了一个字,蛇嘴中喷出的雾气停了而蛇体内则隐隐透出了红光,对应着蛇头的字正是“火”。

 


评论
热度(13)

© 虾子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