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松/句鹿】海棠公寓up主日常 4(联文)

第一章:http://mokiiyamumajun.lofter.com/post/1d4e3eda_baeba6f

第二章:http://979207282.lofter.com/post/1d3fd25d_bb0545e

第三章:http://maxiudefengtangbing.lofter.com/post/1cb2e9c3_bb1037f


嗯,这章的F4四人的性格和前面的不太一样。

ooc归我。


四人的日常被一封信的到来打破了,最初没有人在意这么小小的一封信,只当是寄错了还找了其中一人特意跑到邮局去问。邮局的人却说,今天并没有往这个地址送的信。邮箱里出现信可能是别人自己要送的信,投错地方了。四人觉得有理也就没再去管这封忽如其来的信。

  一次可能是寄错,两次呢?三次呢?四次呢?连续好几天邮箱里都出现了信。鹿神去问赤松子有没有看见是谁放进去的,可他却说没有看见。

  四人在日常生活中都是平凡人,在网上也没有泄露过自己的真实信息和地址。说粉丝寄来的这一说法也就说不通了。祝融将四封信拆开一一查看顿时感觉到了威胁。

  信中每字每行都在向赤松子表达着喜爱之意。这些内容的确可以证明信是没记错的,可祝融却宁愿它是被寄错的都比现在的情况好!鹿神凑过去想看信却被祝融收了起来,并声明如果再有来信直接给他就好。

  没看过信的人满头雾水,只以为信是给祝融寄的。赤松子明显感觉到了祝融不对劲,此时真相未明不想再把事情弄复杂了,也就按捺着疑惑不出声。

  句芒坐在祝融对面,看了祝融一眼转移了话题:“出去吃饭吧,我请。”

  “赚钱了?新酿的酒要吗?”

  “别闹。”句芒无奈地看着鹿神趴在自己身上到处摸,连忙按住他的手。

  四人如往常那般来到了附近的餐馆,祝融紧紧地跟着赤松子,连入座座位也拉得极近,惹得赤松子不悦的皱眉:“注意点!”

  鹿神疑惑地看着他们,戳了戳身旁的句芒:“这两怎么了?”

  “没事,想吃什么。”把菜单塞到鹿神怀里,鹿神忍不住朝对面看了两人低声嘀咕:“这叫没事?”

  与此同时,微博上的一条“到底是谁!”的微博下激起了一片片浪花。

   祝松万岁:大大这是怎么了?                               3秒前             

   赤松子的手镯:这味不对啊,我怎么感觉有点酸?             6秒前

   祝融的发际线:我就吃了饭回来,怎么感觉世界都变了?发生了

                 什么事??(黑人问号)                     10秒前

   鹿神的手舔舔舔:事发现场??围观!                       11秒前

   松子的声音好苏:楼上就别添乱啦,肯定是大大遇到有人给松子

                   大大送礼物了,没看到脸又不好意思问才在这

                   吃干醋!                                 12秒前

   水蒸气围观群众:楼上说的好有道理!                       13秒前

   蒸汽研究:哈哈哈哈楼上的id。楼楼上说的好有道理+1         14秒前

                              更多回复

 

  四人入座没多久,记菜小哥就拿着本子快步走了过来,站在赤松子旁边记录四人点下的菜名,期间祝融一直紧挨着松子,像在防备着什么似得。

  鹿神笑话他像护崽的老虎,祝融呵呵笑了几声:“哪里,看看松子点什么以后说不定学上两手。”

  “我看是松子掌勺还差不多吧,你负责弄几片烤肉就好。”

  “都一样。”

  “上次松子弄得鸳鸯麻辣烫的锅底不错,哪天我们再吃一次吧。”

  “过两天吧,等把歌传了我去趟菜市场。”

  “到时候叫上我。”

  饭菜一一上桌,吃着一顿说着一顿是很多人都喜欢的事,这样下一顿就有着落了。曾经有人说过世界上最麻烦的事就是想下一顿吃什么。吃多了同样的觉得腻,选些新鲜的却又不一定想吃,先想了到时候就算临时有了改变也不用再去烦想吃什么,毕竟民以食为天嘛。

  吃饭的时候四人很默契的都没有说话,对比周围边吃边聊的人他们这桌显得格外的安静,这是他们的习惯,食不言寝不语是上头教下的组训从小就养成的习惯。只是今天却从中多了一股说不清的味道,祝融吃得很急,除了时不时给赤松子夹菜外都是一个劲的吃,比起吃饭更像在发泄。

  饭后,句芒叫上了祝融,把钱给了鹿神去结账。两人出了饭馆站到饭馆隔壁的巷口。

  句芒问:“那信到底写了什么?”

  “信是给松子的。”祝融和句芒是好兄弟,起初搬入寝室的时候跟他闹过一阵子矛盾,也许是气场不和。后来住久了久而久之的当初的矛盾留下的印记淡了,两人中间又多了赤松子和鹿神当调节剂,就成了十分好的哥们。祝融看着沉稳其实一遇到松子的事性格就变得很冲、暴躁。句芒对这事也是了解的,曾经他就试过不小心用东西伤到了赤松子,结果第二天挨了几拳。

  赤松子和祝融的性格相反,很平和。虽然有的时候会和鹿神斗斗嘴,但更多的时候待人是十分的随和,跟祝融处正好双方的能互补。现在祝融会这么急躁,肯定是信里内容有问题。

  “信里都说了什么?”

  一提到信祝融就觉得烦,一脚踢开脚边的石子把一直放兜里的信递给了句芒。

  “靠!我一定要找到写这封信的人!”

  “现在事情都没有了解清楚。说松子的声音好听,会不会是他的歌迷?”

  “谁知道,鬼鬼祟祟的,就这行事作风看着就不像是什么好人。”祝融蹙眉,似乎在考虑这个可能性。

  “先回去再说,明早早点起,这几天都来信,明天估计还会来,到时候看看到底是谁。”

  “行。”

  回到饭桌,只有鹿神一个人在那玩手机,赤松子不知道去了哪。祝融一惊忙问:“松子呢?”

  “洗手间,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没事。”桌子的拳头窝的紧紧的,句芒坐在鹿神旁边看他玩游戏,时不时指着屏幕说两句。

  周围的人吵吵嚷嚷的吵得祝融觉得心烦,拿在手里的手机转来转去,按着手机的开锁键使得屏幕亮了又熄,熄了又亮。  

  “你很急?”一股温流般的声音在祝融身后响起,惊得祝融猛然往后看,就看到自己无比牵挂的对象站在自己的身后,直视自己的眼睛又重复了一次刚才的话,“你很急?”

  “不是。”祝融收起了手机,赤松子点了点头:“走吧。”

  一回到公寓,祝融紧绷的神经就松了下来。鹿神开了电视句芒洗好水果放在他面前,赤松子拉着祝融回房,门一关鹿神就伸了个腰,拉着句芒小声问:“到底怎么?”

  “真没事。”句芒亲了亲鹿神的眼睛,把喜好的水果塞到鹿神手里。

  “你这是要把我养成小胖子,看看我这肚子每次出去都被人说像怀了孕。”鹿神不满地瞪了句芒一眼,却还是一口一口吃起了水果。

  房里赤松子拉着祝融坐下,直视祝融的眼睛无声地询问,祝融心一紧转念想到信已经不在自己身上了又松了一口气。

  “没事,相信我。”搂着赤松子,祝融觉得提了一下午的心放回到了原处,取而代之的是满足。

  “好,如果明天还这样那你必须告诉我是怎么回事。”赤松子选择了相信,“我们彼此都该坦诚不是吗?”

  “没事的。信我,松子。”

  “嗯。”

  门被敲响,门外响起了鹿神的声音:“还直播吗?松子。”

  “不了。”

  “好。”

  粉丝们期待了一天的直播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鹿神的一条令人意味深长的微博。

  “总有人在胡思乱想。”

  这下,又激起了一片热潮,知道前情的调侃几句“句芒要绿啦。”“句总不哭,站起来撸!”,不明实情的则在不停的问,微博下的评论一时间都停不下来,看着就像成了一个另类的讨论组。闲着无聊的鹿神靠在看书的句芒身上刷着评论,时不时还跟着回复几条,然后又惹得评论的人高呼“出现本尊。”

  一个寝室成了两个小世界,祝融为赤松子梳着头,污黑的头发十分柔顺,就像赤松子的性格一样温和。除去了每天直播、上传视频的以及时不时和粉丝互动的事,他们也就是一个普通人,普通的工作、普通的生活。偶尔说说自己小时候糗事、好事,不需要多大成就就能满足。

  “松子,给我唱首歌吧。”

  “想听什么?”

  “什么都好。”

  赤松子放松了身体靠到祝融的怀里,轻声得哼起了歌,歌声如清泉。抚平人心的浮躁。祝融把玩着赤松子的手指,时而以掌相抵;时而以掌裹拳;时而十指相扣。

  歌声忽停,取而代之的是唇齿交融,轻声细语。

  一早鹿神跑来找松子直播视频,两人刚吃完早饭寝室门就被打开了,祝融怒气冲冲地压着一个人往里走,正好吃完早饭的赤松子吃惊地看着祝融压着的人。

  “饭馆小哥?”

  “他就是送信的人!”祝融那叫一个气,早知道在昨天下饭馆吃饭的时候就该抓住的!

  “啊,我知道。”赤松子点了点头,没有半点吃惊。鹿神乖乖洗了碗跟着句芒坐到沙发上,美曰其名:看戏。

  “你早就知道?”吃惊的人一下子变成了祝融,语气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嗯,他昨天跟我说了。”祝融正想发作却被赤松子一眼眼神安抚了下来,“他,是来跟我学唱歌的。”

  “什...?”

  “对啊...我澄清一下,你,你先放开!”被压着的人挣扎着辩驳。

  祝融甩开手站到赤松子旁边,皱着眉盯着那人揉着被压过的手:“我自小五音不全,经过的时候听过赤松子师兄唱歌,觉得很好听才想向他学习的。但是我跟他不熟,以前在学校也是听说过但没见过,只能写些信来套套近乎,怎么知道哪天你们来了,我前思后想觉得这么写也不是办法,这才找个机会跟他坦白的,让你们虚惊一场了,真是不好意思。” 

  听他这么一解释,祝融顿觉尴尬,觉得这人也是蠢直接说不就完了吗?还要兜兜转转的,却不想明明是自己不给人机会解释。赤松子对于祝融这种鲁莽的方式是不认可的,当即甩了个责备的眼神,祝融只能呆在一旁不吱声,看着赤松子把自己刚压来的人,一脸歉意地送走。

  当天,祝融的微博多了一条“误会也是一种尴尬。”少了一条“到底是谁!”的质问,所有知情者一下成了一群懵逼人士,微博下的评论是连篇的疑惑,“痛心”的“质问”,生活重新回到了正规,鹿神依旧喊着要开一家酒店,卖一种叫“孟婆汤”的酒。

 

评论(2)
热度(71)
  1. 和条衣虾子面 转载了此文字
  2. 黒森白马虾子面 转载了此文字

© 虾子面 | Powered by LOFTER